目前日期文章:201001 (6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文/蘇子惠  出自台灣《明報周刊》第82期

過去二十年間,研究人文學科領域的人士應該對於薩依德(Edward W. Said)的後殖民論述《東方主義》並不陌生。2003年薩依德去世後,他的妻子集結他在美國各大雜誌發表過的樂評付梓出版,這本《音樂的極境》中文版近日在台發行,薩依德在書中力挺鋼琴家顧爾德、厭惡霍洛維茲,擁抱指揮阿巴多、鄙視卡拉揚;這就是薩依德,一反在《東方主義》的謙謙君子形象,發揮與眾不同的「知識分子」毒舌精神,奉行《知識分子論》質疑權威的宗旨:「我把知識分子刻畫成流亡者和邊緣人,業餘者,對權勢說真話的人。」

太陽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【聯合報╱記者何定照】2010.01.17


除了波里尼,大賽得獎音樂家的演奏幾乎都沒啥意思?霍洛維茲是尖銳刺耳鋼琴風格的代表,琴風不足以服人?帕華洛帝等人不過是把歌劇演出的智慧貶到最低,把要價過高的噪音推到最大?


跨領域湧現 音樂這樣看


以「東方主義」等後殖民論述在台甚受歡迎的薩伊德,樂評集「音樂的極境」(太陽社)近來出版,辛辣言論雖非人人買單,卻都不得不驚豔於他對音樂之專業,以及剖析角度之寬廣:音樂也可以這樣看。


自「音樂的極境」回望,台灣古典音樂書市近年已湧現一股跨領域、多角度評寫音樂的風潮。

太陽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本文轉貼自張清浩律師部落格

久仰這部小說的大名及其影響力,在2009年正體中文譯本問世後,終於有機會拜讀。這部小說,屬於「哲學小說」,作者是艾茵蘭德(Any Rand)。小說的架構是這樣的。有一群具有創新能力的(企業、思想等的)創新者,受到了掠奪者的壓迫。這些掠奪者,不從事創新競爭,卻去散佈犧牲自己來成就社會公益的道德與正義觀;並藉由同業公會限制競爭、瓜分利益;遊說政府通過各種保護法令,逐步強化政府對產業的控制。這是少數人假藉利他之名,行掠奪之實,來犧牲創新者,強佔其理性交易的利益,而使得創新者不得不罷工。如果創新者罷工了,就如同將地球扛在肩上的阿特拉斯神,有一天不堪長久的負荷,聳聳肩拋下地球一走了之,那麼地球的命運將會如何呢?當創新者罷工,經濟體制就會開始崩潰,所有的人都會蒙受社會退步與動亂的苦果。而這些創新者的理想,就是要重建一個理性、自利的資本主義社會。這部小說,有時讀來緊湊、有時讀來免枯橾,但極具思想的啟發性。

蘭德的哲學,就是客觀主義(Objectivism)

太陽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本文轉載自2010年1、2月《MUZIK古典樂刊》合刊號


文/須文蔚

知名的文化理論大師薩依德(Edward W. Said)是個樂迷,更是傑出的樂評家,他和巴倫波因(Daniel Barenboim)的對談《並行與弔詭》(Parallels and Paradoxes:Explorations in Music and Society)一書,在2002年出版,中文版由吳家恆翻譯,於2006年在台灣發行後,深受本地的樂迷重視,網路上的討論與心得交換也很熱絡。《音樂的極境》一書,則是薩依德個人樂評的合輯,在大師逝世後,從報刊雜誌中輯錄而成,揭示出他對音樂與政治、文化、表演的幽微聯繫,比《並行與弔詭》更為深刻,相信會帶給讀者極大的震撼。

太陽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薩依德與巴倫波因2010-01-04 中國時報 【林采韻/台北報導】

薩伊德在愛樂的過程中,結識了一位知己:鋼琴家暨指揮巴倫波因。薩伊德是巴勒斯坦人,巴倫波因是以色列裔,兩人在以巴衝突之際,攜手闡揚和平,共創猶太和阿拉伯年輕音樂家組成的「東西會議廳管絃樂團」(East-Western Divan Orchestra),傳為美談。

在《音樂的極境》裡談到薩伊德與巴倫波因的相識,像是命運安排的巧遇。一九九三年六月薩伊德到倫敦擔任BBC雷斯講座的主講,趁機買了一張音樂會的票,是由巴倫波因彈奏巴爾托克第一號協奏曲。沒想到在音樂會之前,他在飯店的大廳櫃台前竟巧遇巴倫波因,與薩伊德排在同一隊伍。「我生性不喜歡唐突名流,況且,老實說,無人不知他是以色列音樂家,我是阿拉伯人,彼此之間的藩籬不易克服。」

太陽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

2010-01-04 中國時報 【林采韻/台北報導】

已逝思想家薩依德(Edward W. Said),還是一位熟稔鋼琴的古典樂評人。二○○三年薩伊德去世後,他的妻子集結他在美國各大雜誌發表過的樂評付梓出版,這本《音樂的極境》(Music at the Limits)中文版近日在台發行,可以見到薩伊德以犀利筆觸評論華格納、批判國際音樂節的商業化,並挑戰名家。

《音樂的極境》二○○七年在美出版,收錄薩伊德一九八○年代以降在《國家》周刊(The Nation)、《紐約時報》、《觀察家》等媒體所寫的文章。薩伊德飽讀群書、熱中聆聽各版本、勤於參與音樂會,對音樂好惡鮮明。行文中他義正辭嚴,力挺鋼琴家顧爾德,厭惡霍洛維茲,擁抱指揮阿巴多、鄙視卡拉揚。

太陽社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